王富荣

微博ID:王富荣中医诊所肠胃专科。
lof号我和基友两个人合用。

封子人:蛇的玩物。
玩物的意思就是能吃又能太阳,反正在我这里是这样的。

封子人自杀

颈部右侧有大动脉。
手肘有大动脉。
心脏偏左。
肠子不可再生。
肚脐与肠子只隔一层皮。
大腿根有大动脉。
咬舌自尽会疼死。
大动脉破了后十五分钟血就会流尽。

神明的游戏(三)

私设避雷注意。
一,安德森攻,郑开司受,且郑开司单相思安德森,安德森渣攻预警。
二,安德森利用郑家父子,做游戏的常驻嘉宾(×)
三,时间线是一年后,郑开司二进宫,所以有原创角色。
四,卡肉,我只会写人外的肉(理直气壮)。
五,电影党非原著党。
六,郑开司与刘青之间只有竹马之谊,不然郑开司和安德森搅在一起,刘青就像同妻一样好可怜的。
七,少量的封建迷信玄学描写。

——————————正文————————————

等到郑开司在船上一觉睡醒,离集合的时间也差不多了,刚想活动一下,突然感觉到自己身边挨着个人,看外表明显是中国女孩。
“女孩?”
郑开司小声问道,在第一次游戏里没有女孩,他一直以为船上不会有女孩参加。
“别说……”
女孩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这个舱只有她一个异性。

“额……我叫郑开司,你呢?”
“毕千索。”
“你也是欠了钱才上来的?”
毕千索看看他,摇头否定。
“我是教人卖上来的。”
郑开司听出毕千索上来的原因不简单,但看对方不想多谈,也没有坚持。

郑开司冷静下来后心里的后怕不断翻涌,想要快点下船的心思越来越浓,这一年萦绕自己的冲动也不知所踪,可还残留着丝丝念想,两股情感在心里纠缠,郑开司犹豫再三,还是开口提议。

“你着急下船吗?”
“当然啊。”
“我有个想法。”
郑开司得到女孩许可,凑到她耳边。
“一会儿咱们组队,出一模一样的牌,只要出完就赢了。”
毕千索茫然的盯着郑开司,郑开司晓得人多眼杂,没有再多解释,只告诉对方先记着他的话,一会儿有人解释游戏规则后就懂了。

没过多久,那道成熟女声响起,提醒他们到大厅集合,郑开司已经轻车熟路,毕千索抬头不断打量,和初来的郑开司一模一样。

二楼的机关门打开,安德森带着几个人走出来,礼貌的对大家问好,微微俯腰,一副绅士做派。

郑开司下意识看了一眼毕千索,对方张着嘴紧张的盯着安德森,不知道在想什么。

安德森双手交叠放到小腹前 ,清嗓后慢条斯理,不疾不徐的向大家讲述游戏规则,为了避免有个别蠢货,安德森还特意加了一句不要妄图用其他方式销毁卡牌。

安德森发完言,仰首阔步的离开了,也不去管嘈杂的大厅,郑开司扭头去看计时器,已经开始计时。
游戏开始。

神明的游戏(二)

私设避雷注意。
一,安德森攻,郑开司受,且郑开司单相思安德森,安德森渣攻预警。
二,安德森利用郑家父子,做游戏的常驻嘉宾(×)
三,时间线是一年后,郑开司二进宫,所以有原创角色。
四,卡肉,我只会写人外的肉(理直气壮)。
五,电影党非原著党。
六,郑开司与刘青之间只有竹马之谊,不然郑开司和安德森搅在一起,刘青就像同妻一样好可怜的。
七,少量的封建迷信玄学描写。

——————————正文————————————

第三次看到那名造型杀马特的绅♂士,郑开司心中惊疑不定,他这段时间可没有乱签字,怎么又见这位活祖宗了?!

“你们怎么又找我?”
“郑先生难道忘了,你可欠着一大笔钱呢。”
安德森敲起手杖从地下室慢条斯理的走出,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迷人口音吐出来自地狱的字眼。

“我不是胜出游戏,欠款一笔勾销了吗?!”

“哎呀,难办,是我解说不够详细吗?游戏途中可以借贷,但以分钟计息,如果游戏结束可以用手中多余的星星抵消借贷,郑先生的星星拿起赎人,没有抵消借贷,郑先生是赢了游戏,可一开始我就说过,那游戏是抵消你朋友以你为担保,欠下的五百多万。”

安德森“嘶”了一声,皱起眉好像在算数。

“以分钟滚利的贷款,时隔一年过去是多大的数字呢?”
安德森搔搔眉毛,一脸为难。

“你!——你故意的!”
郑开司慌了,看到对方无辜的表情更是气愤。

安德森敛起笑意,冷淡的看着郑开司。

“郑先生,明明是你没听清,何必说的这么难听。不过郑先生总是幸运的,你幸运的来源就是与令父一样优秀的数学天赋,游戏再次开始,郑先生愿不愿意故地重游?”

郑开司精神一振,在这一刻,心里涌卷的兴奋要大于重回地狱的恐惧。郑开司的肌肉开始轻微抽搐,腿脚微软,心跳剧烈,头上泛冷汗,脸上发红。

“郑先生,不要紧张。”

安德森走到郑开司身边抚上他的背,压低了声音在耳边低语。

“你是个见事明白的人,怎么取舍,我想你懂。”

安德森敲敲手表递到对方眼下。

“你有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我同意。”
郑开司闭上眼睛,遵循本能回答,传达脑中的声音却模模糊糊听不清楚

“我喜欢郑先生的爽快。”

安德森示意绅♂士拿来合同,递给郑开司,郑开司死盯着安德森,签下名字。

神明的游戏

私设避雷注意。
一,安德森攻,郑开司受,且郑开司单相思安德森,安德森渣攻预警。
二,安德森利用郑家父子,做游戏的常驻嘉宾(×)
三,时间线是一年后,郑开司二进宫,所以有原创角色。
四,卡肉,我只会写人外的肉(理直气壮)。
五,电影党非原著党。
六,郑开司与刘青之间只有竹马之谊,不然郑开司和安德森搅在一起,刘青就像同妻一样好可怜的。
七,少量的封建迷信玄学描写。

————————————正文——————————

离船上那场疯狂的游戏已经过去一年了,郑开司拿回来的两袋钱兑成人民币,交给了刘青保管,郑开司的手头不再拮据,至少现在不用为生机奔波。
一个忙里偷闲的下午,郑开司倚在游戏厅发呆,虽然没有了生存难题,但郑开司没有放弃游戏厅的工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穿着小丑装混迹人群,会让郑开司心里放松并升起一种奇异的快感,自那场游戏后,郑开司一直觉得自己内心的优县婆罗依然开放但不像以前那样转息即灭,一直以一种顽强的生命力包裹着心脏。

游戏结束离开船舱时的失落感猝不及防的超郑开司涌来,这感觉起先被死里逃生的喜悦掩盖,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开司穿过胡同小巷,看过寂寥人群,失落感与日俱增。

“我脑子果然有病。”

察觉到自己在怀念着那种疯狂,郑开司不禁心颤,再次对自己癌症四期的脑子表示嫌弃。
将背后小主管顺嘴搭音的怒骂抛下,郑开司卸下戏妆脱去戏服,跨上摩托驶向医院。

“青儿,我妈还好吧?”

医院里相熟的护士全名刘青,二人小时候是一个院长起来的,关系亲密,口头上的忌讳没有那么多,对于自己的发小,郑开司张口闭口就是青儿,对于郑开司这种占便宜的行为刘青并没有姑息。

“真该死同学,你脸上妆没卸净,眼线还在。放心吧,阿姨情况不错。”

医院已经过了最忙的时候,郑开司趴到病床边小息,睡梦之中一段诡异的口哨声响起,灰暗中出现一片模糊的白,渐渐逼近,郑开司打了一个激灵,惊醒过来后意识还恍惚,嘴下意识念出隐于记忆深处的名字。
“安德森……”

兄弟你放心了吧,肉我肯定给你留着,忙完请写,请往粗长写(゚Д゚)ノ @蔓越莓

动物世界影评

动物世界较客官,以一个非原著党的身份评价。

首先从视听效果上来说,特效是最大的看点,对于原著大段的心理描写不好拍摄的难题,导演选择用特效做出多种华丽且真实的意向,力图表达主角内心的星辰浩渺,处理的手法既增加了商业价值也不突兀(当然这个对于观众来说没多大所谓)光特效的话就可以值回票价了,毕竟开头那段是真的帅|ω・)

听觉的话我叭叭说也没用,毕竟它是切合主角处境或心境转变的,对此我只能评价一句恰合时宜。

还有逻辑问题,咱看电影得带脑子,除非是特殊的电影,在这一点上电影的逻辑自洽十分重要,动物世界有着原著的支撑在这一点上不用担心,但改编自外国的漫画,剧本本土化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在这一点上编剧与演员做的很成功,一口一个京片子还挺有意思。٩( 'ω' )و

对于非原著党的路人来说,李易峰应该是看点吧|ω・)那大可不必担心,李易峰的演技好像一直在进步,我一个追番舔老婆的死宅不太清楚,毕竟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古剑奇谭里演戏只动嘴的时候,这次在动物世界里李易峰的表现极其出彩,仿佛郑开司上身一样,没多大表演痕迹。
和人模狗样的安德森对戏也没有被老戏骨压住了风采,真的牛逼,对了,那人模狗样的安德森老小子某些与唧姓女子同好的可不能错过。
还有两句。
李易峰脱了衣服还挺帅(×)
李易峰脸上有伤有血还挺涩情(×)

我听说动物世界比日版还优秀,原著党可以放心观影了,我个人感觉动物世界应该是上半年最成功的商业片。

对了,动物世界为了表达主角的内心镜头挺炫技的,晕三D的人可要酌情考虑。
但能看三D就不要看二D动作商业大片就应该在电影院看大屏幕,爽(゚Д゚)ノ

以窥鬼神机关(八)

“家主!快看,有新人!”
途经大广间,加州清光推着一个看着就很暖和的人兴冲冲的跑过来,离近了脚步迟疑了。
“家主,那个不是药研的外套吗?”
审神者抿着嘴不好意思说,药研也有点尴尬。
“一会儿再说,我先上楼,药研你记得把二楼东西收拾起来。”
语毕匆匆逃离,被加州清光推着的人眼尖撇到审神者露出来的一截腰。
“真是不风雅的初见啊……”
“歌仙你说什么?”
“没有什么。”
“药研,你们刚刚上楼干什么去了……?”
“先给大将捡东西吧。”

“家主?”
审神者房间门外,歌仙轻轻叩门,审神者正在咬线头,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进来。
“有事?”歌仙拿着审神者的东西进屋,审神者已经放下针线,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
“家主,您的东西。”
歌仙把东西放到审神者手边。
“哦,谢谢,药研清光他们干什么去了?”
“在楼下玩。”

审神者和歌仙再没话说限入了迷之尴尬,审神者手里一直玩着线头,歌仙看见想起来意。

“家主,我刚看到你衣服破了,我帮忙补一下可以吗?”
“啊——!太感谢了,能不能把这个也缝上?”
审神者心里窃喜,美滋滋的拿起龙衣和破掉的衣服连同针线递给歌仙。

“缝在哪里?”
“衣领那儿吧,针脚松一点。”审神者想起衣服的惨状,真心觉得封家绣娘人傻。

“家主在本丸里和药研干什么了?”
歌仙早就听石切丸和加州清光把审神者吹的天花乱坠,忍不住打听打听。

“药研没说?”
“药研去捡东西了,我没跟他去,所以没听到。”
“哦,这样啊,我和药研也没干什么,啊——就是上楼,说了一个名字,然后被袭击,然后使了方术,又被袭击,我取龙衣的时候太急,把衣服撕破了。”
“家主……你这么说我怎么听的懂,能仔细讲讲吗?”
“……不要对我提这么高的要求啊,哎好吧好吧……”

“家主,你的族人为什么对你下这样的死手?”
歌仙也接受不了,心里厌恶之情涌起。
“这个啊……哎,也不怨封家其实。”
审神者下意识摸了摸左肋。
“也是我不懂事,沉迷虚无缥缈的东西。”
“哎?什么意思。”
审神者苦笑起来。
“仔细想想还是怨封家吧,如果他们一开始没忽视我,我也不可能对李……执着。”
审神者咬咬舌尖,没把名字说全。
歌仙察觉审神者情绪不对,却不能说什么,审神者很明显在抗拒所有人去窥视她的内心。

“家主如果……有难受的事,我希望家主不要忍着,发泄出来会好受许多,我不希望家主难受,可以吗?”
歌仙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忐忑不安的说了出来,审神者很温柔的笑起来,说不清是拒绝还是接受,歌仙一下慌了,低头看衣服去掩饰,却发现衣服已经补好了。
“谢谢了。”

审神者拿回衣服,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歌仙轻轻抿唇,遗憾的离开了。

以窥鬼神机关(七)

“大将,你知道机关是从什么时候启动的吗?”
审神者捏着下巴考虑了下。
“应该一直有?”
“不对,那你进本丸的时候怎么没被袭击?”
“那就是晚上之前了。”
“大将做了什么特殊的事情吗?”
审神者死皱着眉头。
“没有是,就是整理行李,使了个小方术向封家要东西。”
药研灵光一闪,察觉到不对。
“大将很喜欢使……方术吗?”
“也不能说喜欢,磨练技艺,习惯而已……啊。”
审神者住嘴和药研大眼瞪小眼,她也想到原因了。

“不会吧?”
审神者和药研缩在刚刚受袭的拐角侧面,药研贴着审神者保护,审神者费劲的掏出一枚颜色奇怪的杏仁,盯着药研疑惑的眼神扔到拐角里,同时飞快的念起咒,触动五行之气。
“杏仁杳仁,六甲阴神,随身守护,用即成人。”
审神者的身影从杏仁里显现出来,还没等下一步动作,就被拐角里铺天盖地的鳞片将杏仁射成沫,药研和审神者看着这凶残的一幕惊到语不成声。
药研皱起眉,心里不喜。
“大将如果被困在本丸里会做什么?”
审神者一颗红心瞬间破碎,神思恍惚的回答。
“按我的习惯我肯定会使方术啊。”然后本丸不知哪出就会飞出成百上千,防不胜防的机关,审神者一点身手也没有,死在哪都不奇怪。
药研也想到这一点,又回头见审神者一脸恍惚,急忙拉住她,怕她走出拐角。
“大将,你怎么了?”
“药研,咱们刚刚在这里,没有用方术,但也被袭击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药研转头幅度大了些,看见审神者面无表情,眼神狠利,上下牙轻轻一碰,一个名字从齿间蹦出。
“李存亿。”
走廊里又射出诸多鳞片,药研有了准备将审神者护在身下,可没等药研起身,几条身长二尺,边有异彩的细长小蛇飞身而出,气势汹汹的向二人袭来,药研已知不好,来不及抽刀,干脆将审神者护在身下先挨一击,没想到审神者手向后一撕,衣衫破裂的声音传来,再一看,审神者手中攥着一张皮子,谁知那几条蛇却受了惊吓,嘶嘶着向后退去。
“大将?这是什么?”
审神者推开药研贴着墙不敢动,只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药研。
“龙衣,它们受不住宝气,赶走它们。”
药研也感觉到了那龙衣上不同寻常的气,立刻挥起来,将几条蛇逼入机关里,不敢再出。

“大将?”药研见审神者死贴着墙动都不动,奇怪的问了声。
“大将,该走了。”
审神者摇摇头,将衣服拉起一点,药研无语的看到审神者衣服上撕裂的痕迹,目测整件衣服都裂开了。
“……”
“怎么办……取龙衣的时候太急……就……”
药研脱下外套,披在审神者身上。
“先这样吧,去换身衣服然后再补。”
审神者高有一米七二,比药研高了十几厘米,腰短也架不住她今天图凉快穿了低腰的裤子,即使披了外套也还是露了一截躯干,审神者有个毛病,情绪波动剧烈就会面无表情,回去的时候药研就见审神者面无表情死死攥着衣角不敢放。

以窥鬼神机关(六)

这座特殊的本丸是异国一个古老且充满神秘色彩的家族建造,目的是为了关押该族的族长,但并不是因为家族斗争,这事归根到底还是族长的错,如果族长不想着将身体送出去,家族的秘密没有暴露的危险,本丸也不会出现。

本丸一面环山三面环水,建在山脚下,全木制,背靠着的山种了不少樱花,海风一吹,樱花瓣多到可以淹没本丸,也许是樱花的数量太多了,也许是日照的时间太长了,整座本丸沦陷在土木的香气中。
本来是一副入画的美景,但要是有见识或者基本功扎实的方士上本丸后山,拿眼一瞧,估计要道一声可惜,上好的蛇龟悍门格,明明有山有水有风,却没有龙气流转,反而阴气倒转,怨气冲天,别说埋人了,在这里住几天都不行,对于活人来说是这样,但对于生于阴寒之物的付丧神,是不可多得的滋养场所。

“丁壬年戊申月丙辰日葵巳时,春分三宫震卦,属碧木,居正东,咱们从本丸东头找起。”
秋田前田与石切丸留在锻刀室糟蹋资源,反正审神者对于不是自己赚的钱一点也不心疼,拿着封家的钱买了一大堆资源,可以折腾很久。药研自告奋勇和审神者一道去找本丸里的机关八门并试着触发。

“大将,这个是五行吗?”
药研好歹也是百八十年的刀了,对于五行或者天干地支尚有了解。
“哎对,日本也有这些啊?”
审神者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从兜里掏出一个朱红的小毛线团,先给拉了一头给自己绑上又给药研绑上,看着就和一线牵的红线一般,不过审神者可没脑子去想那么多暧昧心思,一心都是本丸的机关。
药研也不反抗,乖乖的让审神者绑好,然后弹了弹与审神者两手之间绷起的毛线。

“大将,这是什么?做什么用的?”
“这个是我做的,泡过朱砂和烧了符的水,然后念咒一个甲子日,辟邪效果还不错。”
审神者边说顺便掏出一个奇奇怪怪,三层可转动的木头盘子。
“大将?”
药研还想再问,审神者怕他打断自己好不容易琢磨出的一点思路,比了个手势制止他。

审神者弯腰留心墙上仿佛不经意出现的细小痕迹,药研紧贴着她怕出意外,审神者一直上到二楼走廊深处,拐角前,心里大致有了打算。

可有不对,审神者下意识的自言自语,呢喃出声。

“奇怪,墙上这些分明是六仪三奇,加上蛇龟捍门格的局,留怨气,灭生气,这么精妙的手法不是堪舆大能怎么想的到,可李存亿不是把时间都花在奇门遁甲上了吗?封家明明没有参与制作嘛?”

“大将小心!”
药研猛地抱住审神者将她带离拐角,为了方便行动握刀的手向上一挑将毛线斩断,刚刚二人站立的地方已密密麻麻刺入了十几片尖角之物。

“我艹……!”
审神者按住嘴,吞下了未尽之语。

“药……药研……”
“不要出声,大将。”药研站在审神者身前护着她,眼睛一直盯着刚刚射出暗器的走廊深处,不敢掉以轻心。
这条走廊很奇怪,药研心想。明明是白天却一点光都没有,而且……自己并非人而且阴寒之物,可以鲜明的感觉到这条走廊尽头传来越来越浓的阴气。
审神者哆哆嗦嗦的探头观察还闪着寒光的尖角暗器,又下意识的念出声。
“长不过几毫米,坚硬如铁,看着就带有寒气,有花纹,像不像鳞片?”
“大将是这么认为的?”
药研以为她在问自己,小声的回答了。

“啊?啊,感觉很像。”

药研见走廊深处一直没有动静,试探性的活动了下,见还没有反应,赶紧拖了审神者奔到楼梯处,正要下楼审神者拦住了。

“你先别慌,我感觉本丸机关启动是有特殊要求的,你和我一起想想。”

昨天和基友闲聊打屁,他还是心心念念着舰娘……
我问他那你把刀剑乱舞当什么了?!
他:蛤?那难道不是一款收集类游戏吗!
可以,直的一比。


……仔细想想基友好像没说错哦……